中华秋沙鸭现身四川洪雅 全球不足3000对(图)

原标题:中华秋沙鸭现身洪雅 这“鸭”不一般 全球不足3000对

18日,一只发型飘逸的中华秋沙鸭出现在洪雅县青衣江流域。(沈尤供图)18日,一只发型飘逸的中华秋沙鸭出现在洪雅县青衣江流域。(沈尤供图)

 

中华秋沙鸭资料图中华秋沙鸭资料图

时而用喙优雅地梳理羽毛,时而在滩涂上安静地休息,时而寻觅水中食物……12月18日,这只梳着飘逸发型、涂着“口红”的中华秋沙鸭出现在眉山市洪雅县青衣江流域。此时,它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被观鸟爱好者们记录下来,成为中华秋沙鸭全国同步调查的重要数据。

中华秋沙鸭是我国特有的一级重点保护鸟类,全球现存总数不足3000对。在全国开展的同步调查中,四川共有17个点位,以青衣江流域和嘉陵江流域为主。

中华秋沙鸭洪雅越冬被拍

12月18日,一只发型飘逸、擦着“口红”的中华秋沙鸭出现在眉山市洪雅县青衣江流域。“那个点位是我们调查的第一站,没想到就记录到一只中华秋沙鸭,”参加中华秋沙鸭全国同步调查的成都观鸟协会成员李黎说,18日上午10点,他们驾车来到眉山市洪雅县青衣江流域,隐约看到远方河滩上有一只水鸟与众不同。

中华秋沙鸭头顶的长羽后伸成双冠状,像上了发胶、精心打造的发型,“炫酷指数”远胜其他水鸟。“我们走到了离它更近的地方,最终确定身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秋沙鸭,”观鸟爱好者凭经验猜测,这是一只落单的幼鸟。

四川有17个点位有机会见

作为第三纪冰川期后残存下来的物种,中华秋沙鸭已生存繁衍了1000多万年,是我国特有的一级重点保护鸟类。有资料显示,中华秋沙鸭全球现存总数不足3000对。

中华秋沙鸭主要繁殖于俄罗斯东南部及中国东北部,迁徙经中国中东部,在中国中部和南部的广大区域越冬。成都观鸟协会会长沈尤说:“青衣江流域和嘉陵江流域作为它们的越冬栖息地之一,近十年间,零星会有观测记录。”

2014年冬季,中国观鸟组织联合行动平台(朱雀会)联合45家观鸟组织等机构开展了第一次全国范围的中华秋沙鸭主要越冬地调查,共记录到中华秋沙鸭441只,新发现了多个中华秋沙鸭集中越冬地。2015年至2016年中华秋沙鸭全国同步调查也在12月19日全面启动,四川境内调查点位共有17个,以青衣江流域和嘉陵江流域为主。科普一下▲中华秋沙鸭 俗名鳞胁秋沙鸭,嘴形侧扁,前端尖出,与鸭科其他种类具有平扁的喙形不同。嘴和腿脚红色。雄鸭头部和上背黑色,下背、腰部和尾上覆羽白色;翅上有白色翼镜;头顶的长羽后伸成双冠状。胁羽上有黑色鱼鳞状斑纹。

这种珍稀鸟类也爱四川

黑鹳也在川越冬或与天气暖和有关

除了在洪雅发现的一只中华秋沙鸭以外,观鸟爱好者还在岷江彭山段发现了两只黑鹳。“两只黑鹳应该已经成年,在寻找食物,可能是补充体力,”李黎回忆。

长而粗壮的嘴涂上了唇彩,眼周一圈红色“眼影”抢尽风头,一身黑色羽翼在光线下可以变换多种颜色。黑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多分布在中国东北、内蒙古及西伯利亚一带,每年11月下旬至12月初迁徙经过四川,向云南甚至东南亚飞翔,寻找越冬地。

“12月下旬还在四川的情况,比较少见,”沈尤说,在眉山市彭山区发现的两只黑鹳很健康,并非体力不支落单的候鸟。沈尤猜测,这两只黑鹳将在成都平原度过这个冬天,相对温暖的气候能为它们越冬提供充足食物和繁殖条件。

观鸟线路

川内迁徙通道 每年数十万只鸟飞过

沈尤说,四川范围内有东部、中部、西部三条迁徙路线,均呈南北走向。东部主要是从陕西省南迁入境的候鸟,经川东沿着嘉陵江河谷,进入重庆、贵州境内;中部主要沿龙泉山脉,经成都平原,进入贵州、云南境内;西部主要从阿坝州,经雅安、凉山、攀枝花等地,沿横断山脉迁徙。

在三条迁徙通道中,沿龙泉山脉,经成都平原的迁徙走廊是最大的一条。每年9月至次年3月,来自西伯利亚、东北亚和东北的候鸟越过秦岭、大巴山,经过该通道,继续南飞。据不完全统计,每年经这条走廊迁徙的鸟儿数量多达数十万只。

华西都市报记者 肖茹丹


国防大学考试看反腐制度设计

国家开展强力反腐以来,有一个现象引起了各方关注:即不出事也不做事。这个问题不解决,反腐的意义和作用就会大打折扣。国防大学的考试改革直接间接关照到这样一个问题,为了避免集体懈怠,除了考试切断一切利益关联,还在评价系统上作了调整,也就是考试结果只是优秀和良好。


谁能救得了被冤枉的岳飞?

彭树华,建国初毕业于广西大学法律系,新中国第一代法官,从事刑事审判近四十年。审判日本战犯时,他是太原特别军事法庭秘书。1980年代曾任最高法院刑庭庭长。审判过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退休后他写了本书《潘汉年案审前后》,把他们作为法官做的亏心事,写了出来。


孩子,我真该带你去海南

海南归来心绪难平,个中既有对海南碧海蓝天的不舍,也有对内陆自然环境的担忧;既有对民众健康的忧虑,也有对下一代的亏欠——灰沉沉的雾霾天里,我年仅两岁的可爱女儿,正在小区楼下奔跑嬉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看不见的浑浊,并且一脸欢快、全然不知。


卢旺达大屠杀依然迷雾重重

尽管卢旺达的和解进程和近年来的发展成就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肯定,大部分卢旺达人也不愿意再提起那场悲剧。但着并不意味着人们应该放弃对真相的追问。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