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不排除9月3日有罪犯特赦出狱的可能性

今天,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了主席特赦令,根据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今天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对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四类服刑罪犯实行特赦。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特赦的时间起点是今天,距离9月3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只有5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适时曾表示: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特赦部分服刑罪犯,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法治意义。

那么会不会有罪犯在9月3日抗战胜利纪念日之前被特赦呢?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王平参加了本次特赦问题的咨询研究。他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专访时说,不排除9月3日当天甚至之前有罪犯被特赦的可能性。

不排除9月3日有罪犯特赦出狱的可能性

王平解释说,根据我国宪法和相关法律的规定,特赦应当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定,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发布特赦令,由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检察院予以监督,司法行政机关和公安机关予以执行。

现行法律没有对特赦的具体操作程序作出规定,本次特赦的具体流程,是否参照减刑、假释程序?王平表示,减刑、假释程序相对成熟,便于操作执行,有利于监督。而且,减刑是对刑期作出相应调整,假释则是附条件地予以提前释放,二者跟特赦在法理上也有一定的相似性。

具体来说,在监狱和看守所服刑人员由监狱和看守所向服刑人员所在地的中级以上法院,提起特赦申请;社区矫正人员则由相应的社区矫正机构,报上一级机关同意。法院根据提出的特赦申请,排查审核,公示拟特赦罪犯名单,作出特赦裁定。

王平称,上述特赦流程需要一定时间,9月3日有人特赦出狱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特赦可以分期分批实行。特赦的四类罪犯中,第一类“参加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数量不多,比较容易甄别鉴定;释放后是否有现实的社会危害性,也容易作出评估。因此,预计法院对第一类罪犯作出裁定的时间相对较短。

“如果9月3日当天有罪犯特赦出狱,会增加喜庆氛围。越早释放罪犯,特赦的效果越好”,王平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不过,特赦更重要的是保证质量,不能漏赦,更不能错赦,必须依法严格进行”。

下一次特赦会是什么时候?

本次特赦决定是在抗战胜利7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作出的,但是“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次特赦的的四类罪犯中,只有前两类与“抗战”和保家卫国有关;后两类则是“一老一少”,本身与抗战本身没有直接关系。于是很多人开始猜想:特赦会不会从此走向常态化?下一次特赦会是在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小编提出了这个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郎胜回应说:特赦是一项宪法制度,从1975年到现在40年没有执行,但是也有历史条件。特赦和大赦不同,特赦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特定时期为了体现人道,或者为了反映一个时期的纪念意义,促进社会和谐做出的。作为一项宪法制度,82宪法作了规定以后,从来没有实行过。这次对一些罪犯进行特赦,是实施宪法规定的特赦制度的一次重要的创新实践。表明这项制度具有鲜明的生命力和活力。

郎胜强调,“这次特赦也为今后的特赦积累了经验,提供了范本,为今后不断很好的贯彻执行宪法制度打下了基础”。

王平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法律并没有对何时应该特赦,也就是特赦的时间节点作出要求。“什么时候应该特赦,完全根据实际需要、国家社会经济形势等方面的需求。有可能连续一两年都有特赦,也有可能相隔很多年都没有启动特赦制度。应该做好的是,该启用特赦制度的时候就启用,充分发挥特赦制度的积极作用”。

尘封40年后,特赦重启,而下一次特赦,应该不用再等这么久。

相关链接:特赦的四类服刑罪犯包括

一是参加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

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参加过保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对外作战的,但犯贪污受贿犯罪,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的,有组织犯罪的主犯以及累犯除外;

三是年满七十五周岁、身体严重残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

四是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但犯故意杀人、强奸等严重暴力性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贩卖毒品犯罪的除外。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文 新京报记者 王姝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如何灭掉公务员心中发财念想

当公务员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当公务员。这是常识。全世界发了财乃至发了大财的人,都是生意做得大、业务做得强的人,没有哪个公务员能够靠当官拿薪水变得盆满钵满。


大山里的色魔何以被当成天使

犯下多种罪行的王杰何以至今才案发?原因在于披了件“公益助学”的外衣,蒙骗了很多人和部门。先是蒙骗了媒体。当地媒体没做深入调查,就冲其“公益助学”的善举,便不吝版面大肆报道其事迹,称其为“大山里的天使”,“人间阿波罗”,然后蒙骗了更多人。


崔龙海来华,朝鲜出的什么牌

从朝韩两国国内来说,朴槿惠本人早些年曾以大国家党党魁身份,赴平壤拜会过金正日,是韩国保守党内第一人,在南北问题上在野党没有像样的人选能挑战朴槿惠的政治地位。金正恩上台之后,还没有亲自进行过正式的外交活动,对韩方针也比较暧昧,需要给各界一个明确的信号。


玩“快闪”的听证会不要也罢

如今提倡改进会风,少开会,开短会,兰州市的这场听证会算得上是一个开短会的“标兵”。虽说把听证会开成“听涨会”的比比皆是,但像兰州市天然气价格听证会这样玩“快闪”的,还真不多见。就算是逢场作戏,也得有点演戏的专业精神啊。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