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队长因警队丢毒品举报6年 曾被关9天禁闭

@华西都市报:湖南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警察黄百炼曾是禁毒功臣,曾在担任大队长一年内便擒获一个跨省市特大贩毒团伙,两年内破获该案,和搭档获得湖南省公安厅奖励;在察觉同事和毒贩勾结后,忍着被“集中谈话”、“隔离审查”、“停职”、“免职”等一连串打击,独自抗争六年,终在今年5月9日,将他们送入监狱。

黄百炼,男,50岁,湖南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原三大队队长,现是一名负责禁毒的普通警察。

他曾是禁毒功臣,上任大队长一年内便擒获一个跨省市特大贩毒团伙,两年内破获该案,和搭档获得湖南省公安厅4000元奖励;在察觉同事和毒贩勾结后,忍着被“集中谈话”、“隔离审查”、“停职”、“免职”等一连串打击,独自抗争六年,终在今年5月9日,将他们送入监狱。

他是警局的“刺头”、“一根筋”,当上级托人问他有何要求时,他没有“合作”,而是继续追问,“查获毒品中的500克丢失已达6年,为何还不立案查处?”“有证人反映警方要员受贿捞出毒贩,为何仍有大佬逍遥法外”……

在黄百炼的电脑和U盘里,存满了各种录音。他说,录音不是为了为难别人,而是让自己有时间反复听,“听多了就会发现漏洞”。

发掘漏洞是为了彻底还自己清白——多年前,郴州公安局一主要领导在数百人大会上公开指责他;如今,他在等一场发布会或者公安局内部大会,宣布他没错。尽管前不久有传言称省里要为他的事开发布会,但最终证实不真实,这让他内心空欢喜了一场。

持续6年,黄百炼为把包庇者绳之以法,也为给自己还清白,不停举报,有时连续多天睡不着觉,他这么做值不值得?前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黄百炼,还原其从队长到普通警察的心路历程。

毒品丢了

“纪委代替刑侦调查错过立案”

被控勾结毒贩,今年5月,湖南郴州资兴市人民法院一审分别判处黄百炼的同事王斌、余菁有期徒刑10年、6年,两人不服,均提出上诉。如今,黄百炼每天都在等待“开庭公告”,“我觉得他们判轻了”。

华西都市报:你本可以“见好就收”?

黄百炼:作为一个禁毒警察,明明知道曾有500克毒品不翼而飞却闭眼不提,我做不到。别说500克,就是零点几克丢失都属于犯罪,更何况这么多毒品在禁毒支队办公室内丢失且涉嫌监守自盗。我曾找公安部反映,对方当时直呼是大案。

华西都市报:当时为何没有立案?

黄百炼:根据当时情况,明知道有人涉嫌在公安局禁毒支队办公室盗窃毒品500克,属于严重刑事犯罪,该由刑侦队立案查处,却交由公安局纪委调查,致使当时未能立案,后来,再也没提过立案的事。

华西都市报:说下500克毒品来源。

黄百炼:2009年7月18日晚,抓获毒贩曹智磊后,从其住处搜出麻古2380粒,冰毒、大麻等毒品6包。一包麻古粉(里面夹杂着十几粒麻古粒)和另一包大麻合起来约重500克。在毒贩家里,就拿私人相机对着毒品拍了照。照片中,各包毒品清晰可见。

随后,拿回禁毒支队办公室时按支队要求放进壁柜。支队内勤在19日下午见到了上述两包毒品。

华西都市报:怎么就不见了?黄百炼:19日凌晨至下午5点,我在对毒贩讯问。讯问后,下属王斌以上司、副支队长黄中祥要看材料为由要走了讯问笔录,很快又对我说,“黄支队说你材料要不得,让重新问话。(这里)不关你的事了”。

我只好靠边站了。21日早上,休息一天后,我到和王斌共用的办公室,打开柜子,向情报大队队长展示毒品时,发现约重500克的那两包毒品不见了。当着情报队长的面,我问王斌毒品下落,他漫不经心地说“丢了”。

华西都市报:之后就没调查吗?黄百炼:22日,我找支队领导反映王斌的蹊跷之处,当讲到丢失的一包毒品里有十几粒麻古粒时,被领导喊来对质的王斌情急插话,“没有麻古,我看了只有一些粉末”。我当场指责他不打自招——在头天王斌写的经过说明中,他说“一进办公室就没有看到这两包毒品”。王斌还动手朝面部打我一拳,副支队黄中祥朝我大骂,我愤然离开。

接连打击

以“集中谈话”的名义关“禁闭”

据媒体报道,对于黄百炼的举报,郴州市公安局曾经的态度是,“市公安局纪委和湖南省公安厅纪委都成立了专案组,结论就是黄中祥、王斌不构成犯罪,我们要维护省公安厅纪委和郴州市公安局纪委的威信”。对黄百炼而言,每一次打击都带来巨大的压力,但也让他明白,事情不弄个水落石出,自己将更没有退路。

华西都市报:你说自己遭到了打击?

黄百炼:2009年7月31日,也即我向支队队长反映情况9天后,被叫到支队政委办公室,郴州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宣布“报请市纪委批准”对我“集中谈话”。放出来后,我曾专门到郴州市纪委了解“集中谈话”一事,被告知,公安没报过,他们也没批过。

对此,2011年,公安局原局长唐国栋对我说,以前关9天不是“集中谈话”,“是‘禁闭’,公安机关没有权力批准集中谈话”。

华西都市报:“禁闭”期间发生了什么?

黄百炼:现在看来,他们的“禁闭”没有手续,可以说是非法拘禁,目的是震住我。当时,两名特警在一间房子里看着我,门里门外都上锁。关了三天后,时任公安局纪委书记找到我,让我写个认识,大意是由于我的违规操作造成毒品丢失。我当时异常愤怒,抡起拳头砸桌子。见此,他们拎起包就走了。那段时间,我急火攻心,很快就病倒了。

未能“平反”

“仍有大佬逍遥法外”

讯问中,王斌问:“贩卖毒品罪法院可以判你十五年、无期甚至死刑;非法持有毒品罪法院会判你七年以下徒刑,你愿意作贩卖搞还是非法持有搞?”毒贩曹智磊想了想,答:“作非法持有搞。”黄百炼被此举惊呆了,他向黄中祥“投诉”,黄中祥却承认王斌按非法持有罪问话是他的意思。经黄中祥审批再报局领导同意后,曹智磊被以“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刑拘。

华西都市报:“禁闭”之后发生了什么?

黄百炼:关了9天出来后,上级宣布让我重新主办此案,我了解的情况是,别人都不愿沾上这事。我憋着一口气,埋头苦干一年将5名犯罪分子送上法庭,主犯邓波被判处无期徒刑。为此,我和搭档获得了省厅4000元奖励。

在侦破案件中发现新的证据显示有警员包庇犯罪分子。我感到这是重大犯罪,就在2010年8月独自到省公安厅举报。上面派了由省厅纪委与法制办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调查。当时,曾有法制处工作人员告诉我,王斌构成犯罪。但是他们走后给出的结论却是不构成犯罪。

华西都市报:调查组的结论对你有何影响?

黄百炼:就是凭公安厅的调查结论,2010年9月,主管副局长不经党委私自宣布我停职,2012年3月17日,宣布免职。至今我一直是普通警察。

华西都市报:你现在有何诉求?黄百炼:我都50岁了,就是想让丢失的500克毒品立案,再把包庇内鬼的那些渎职犯罪者全部绳之以法,然后就安心退休。当然,还想让公安局开个大会,为我“平反”。

华西都市报:包庇者不是被判刑了吗?

黄百炼:据我掌握的情况,被抓的是小鬼,仍有大佬逍遥法外。事实上,王斌涉嫌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按照法律规定,应由公安机关立案查处。但公安机关长达5年都不立案查处,检察院最后只好以“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对其立案,最后,才以徇私枉法罪对其判刑。可见,清除内鬼,一点都不容易。

华西都市报:你说有大佬的依据是?

黄百炼:在我制作的《讯问笔录》中,毒贩曹智磊承认“我贩卖毒品被你们抓了”,曹智磊还提到,从其住所被搜到的麻古是其老大邓波“原来从广东进的货”。后来,余菁和我的下属王斌根据我们的上司、副支队长黄中祥要求重新讯问。在该笔录中,侦查员余菁没有询问邓波之前交代的从曹智磊处买过三次毒品的情节。据新的讯问笔录,余菁以曹智磊“涉嫌非法持有毒品”呈请对曹刑事拘留。副支队长黄中祥在报告书上做了批示。

华西都市报:你和你认为的大佬沟通过吗?

黄百炼:我从没和他沟通过,多家媒体曾向他求证,他都没做出回应。不过,郴州市公安局原局长前不久说,对黄中祥有所知,也有所判断,没动他的原因有别的方面的故事。

(原标题:警局丢失毒品 禁毒队长举报6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